【年度2015】起风了·等风来
创新,岂止于新

您的当前位置: 首 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动态

【年度2015】起风了·等风来


    其实,2015年的涂料行业并不缺乏“风”的光顾,只是这些“风”明显还不足以给涂料人乐观的力量。如果说2015年涂料行业是“风起”之时,那么未来,我们又将等来怎样的发展旋风?

“政策风”

    首先吹袭涂料行业的是一股强劲的“冷风”。2015年1月下旬,财政部、国家税务总局发布《关于对电池 涂料征收消费税的通知》,要求从2月1日起开征涂料消费税。

    这一纸通知让猝不及防的涂料行业炸开了锅。尽管此前也已传出即将开征涂料消费税的风声,但没有人能够料到会来得如此之快、之急促,以至于整个涂料行业都陷入忙乱的应对之中,这种状态至少持续了半年才渐渐得到缓和。

尽管2015年2月便是涂料消费税开征的法定时间,但仓促出台的政策难免存在执行上的难度,因此涂料消费税带给行业、企业的“痛”似乎并未达到巅峰。在2015年行将结束及2016年刚刚开启之际,国家税务总局连续发出关于涂料消费税的公告及补充解读,也许意味着涂料消费税的征收即将要动真格了。

涂料消费税政策的出台,也拉开了涂料“政策旋风”的序幕。此后不久,VOC(挥发性有机化合物)排污费即将征收的消息也开始传出,“将成为涂料消费税后的补充,给行业带来更大的冲击。”起初VOC排污费的出台时间被认为是7月1日,但最终推迟到10月1日,且仅在石油化工和包装印刷行业进行试点,涂料行业不包括在内。

   但业内普遍认为,尽管涂料行业能够暂时躲过VOC排污费的试点,一旦其全面开征,涂料进入征收范围并无意外,因此对于涂料企业而言,也应该未雨绸缪做好准备。

“环保风”

    在“政策冷风”的带动下,对于涂料行业而言,除了带来忙乱的应对之外并非全无好处——它至少推动了水性涂料(以下称“水漆”)的发展,并由此带动了“水漆风”的爆发。

以晨阳水漆为代表的水漆企业在2015年显得异常活跃,各种有关水漆的宣传铺天盖地,甚至把广告搬上银幕、打到纽约时报广场。在政策的强力推动下,越来越多的涂料企业也开始加入水漆市场的争夺中来,推出水漆产品、品牌甚至企业,并不乏在宣传上大手笔投入的企业,比如花王水漆冠名高铁列车之举,开创了行业先河。

    下半年,随着一家名叫“水性科天”的企业的横空出世,将“水漆之风”推向阶段性的高潮。这家依托“一带一路”的概念在兰州兴起的水性产品(包括水漆)生产企业,在生产基地建设、品牌营销等各方面的投入堪称疯狂——签约姚明代言,冠名知名真人秀节目,铺天盖地的宣传——也成功吸引了业内人士的瞩目,成为业内一时之间的热门话题。

“重涂风”

    房地产市场跟涂料市场的发展关系紧密,在中国商业房地产发展进入一个新的轮回之时,一个全新的市场领域展现在涂料人面前,那就是“二次重涂”。

按照业内的说法,商品房在使用了约10年后便出现重新涂装的需求,谓之为“二次重涂”或者“二次装修”。据估计,每年重涂市场将撬动数以百亿的市场空间。

最早嗅到重涂市场机遇的立邦和多乐士在2015年发力重涂市场,尤其是前者。据介绍,立邦的重涂业务在2014年取得超过4亿的营业收入,预计2015年会实现较大幅度的增长。立邦在重涂市场的成功也给其他涂料企业带来启示,不少涂料企业也开展了类似的重涂业务。因为面向每年数百亿的重涂市场,尽管立邦有先入为主的优势,但其依然无法做到独食的程度,这就给其他涂料企业留出足够诱人的市场蛋糕份额。

   关键在于,在行业公认的困难之年,涂料企业亟需寻找新的市场增长点来支撑企业的可持续发展,相比于水漆仍然存在的明显的技术短板、施工服务缺陷等,重涂市场的开发可行性更加显而易见,因此也必然受到越来越多涂料企业的青睐。

“艺术风”

   继水漆之后,艺术涂料成为另一个被重新点燃的涂料产品领域。在传统的涂料市场(以乳胶漆为主)在政策风和环保风的共同挤压下,再加上外部经济坏境的影响而变得举步维艰的背景下,艺术涂料成为涂料企业发掘的除水漆之外的另一个选择,在2015年的下半年里,也表现出类似于水漆崛起的过程——企业一拥而上,蔚然成风。

   但相较于水漆,艺术涂料缺乏政策的推动力,更多地依托市场的力量。对于艺术涂料热潮,业内仍存争议——有人看好它的爆发,但也有人质疑它不过是“虚假的繁荣”。前者认为艺术涂料已经得到市场的认同,有足够的空间等待挖掘,爆发的时机已到;后者则认为这只是企业在非常时期寻求出路时做的一种尝试,市场尚未准备好,难成气候。

“资本风”

   由于时间尚短,有关艺术涂料市场的争议暂时没有明确的答案或者明晰的发展趋势。但另一股兴起于数年前并延绵至今的“风”似乎已经看到了答案——随着三棵树涂料在12月中旬的成功过会,“首家上市民营涂料企业”的猜测也终于等来了它的谜底。

    事实上,在2015年年初之时,行业对于“首家上市民营涂料企业”的期待已经没有那么热烈。这一方面归因于此前数年(从2012年算起)涂料企业冲击IPO(首次公开发行股票)屡屡失败造成的“话题疲劳”,另一方面,IPO政策的不稳定也让涂料人对于上市这一话题愈发感到不乐观。

   这一年,在证监会排队等待IPO审核的涂料企业只有三棵树涂料和株洲飞鹿两家,由于不同的原因,两家涂料企业经历了(多次)中止审核的状况,株洲飞鹿更在年中时遭遇IPO被否,仅剩三棵树涂料一家在坚持,并随后遭遇IPO的又一次暂停。这些情况看似都不利于涂料人对资本市场树立信心。

    但涂料企业对于资本市场的追逐并未因此销声匿迹,反而依然存在并暗潮涌动。在新三板以及四板市场,我们看到越来越多涂料企业的进入,让场外市场一时间成为涂料企业逐鹿的热土;在场内市场,包括展辰涂料和嘉宝莉都先后表态要重启IPO,后者更在年底IPO重启后进入到证监会审核行列,而汇龙涂料也明确提出要上市的目标。

    利好消息更在于IPO制度将在2016年启动改革,由核准制过渡为注册制,其好处在于将降低企业进入资本市场的门槛,缩短企业实现上市的历程。这对于有志于上市的涂料企业而言无疑是极大的利好,在新三板挂牌的菱湖漆也在第一时间启动了转板上市的议程。

等风来

     尽管2015年的涂料行业并不缺乏各种各样“风”和“热”,但对于处于“寒冬”期的涂料行业而言,这依然并不足够树立起涂料人的信心。

    “冰冷”的市场就在那里。在行业景气式微、经济大环境趋弱的背景下,充斥在涂料市场的氛围大抵也只有“迷茫”、“困惑”、“探索”这样的负面词语可以概括;“生意难做”的状况从2014年(或者更早的时间)延续至今,阴魂不散;越来越多的经销商选择逃离涂料圈子,另谋出路……

    对于涂料市场而言,上述所列种种风潮,经销商的反应都慢半拍。因此,甚至有一些“风”并未能在2015年内就吹到市场之中。一个明显的例子在于,某涂料企业迫切的进军资本市场之心,始终难得到核心经销商的支持;哪怕是被热炒的水漆,在市场上的表现也远没有企业那么激进。

   如何改变这种“企业热、市场冷”的状况?也许涂料行业需要更多的“风”的光顾。我们可以看到,在“政策风”的带动下,水漆在市场尽管依然不温不火,但是相对以往着实进步明显——至少越来越多的经销商开始尝试经营水漆,并在水漆产品的服务上做出探索。

   一个终极的问题在于,在这种面向未来的出路探索中,厂商之间如何实现共赢,又如何风险共担。并非所有的探索都能够以成功收官,出现了失败的情况,经销商是否愿意与企业共同兜底?这需要企业和经销商的磨合。

   在2015年的这一轮风潮吹袭中,我们发现厂商之间成为了越来越紧密的利益共同体。从涂料产品的生产和销售的明确分工,到当前需要共同为消费者服务的角色转变,厂商之间需要更好的合作才可能实现市场的占据和稳固。在这样的趋势发展中,以往那种厂商各自为战的情形即将随“风”而去。

     有“风”去就会有“风”来。2016年的涂料行业将迎来哪些“旋风”,这些“旋风”又能刮起怎样的热潮,值得我们用心期待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6-01-26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涂饰商情黎佰深,付晓玲


相关标签:顺酐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1月27日国内成品油价格不作调整

最近浏览:

  • asianpaints
  • oxea
  • evonik
在线客服
分享